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6

神秘的TWAIN_32.dll

昨天John给我们演示Win32汇编代码跟踪时,选择了一个很好的例子:LoadLibraryA,通过跟踪发现了一个很好玩的东西。LoadLibraryA中硬编码了一段比较代码,如果你LoadLibrary的参数时TWAIN_32.dll,不含路径,它就会强制的帮你加上windows的路径,然后去load。   据说时为了保持向前兼容性,因为当时不知道哪个白痴决定的把这个dll放在了windows目录而不是system32目录里。   唉,一个白痴的决定,导致了几代的系统都得付出这样硬编码一段代码的代价。也不知道windows中有多少M的东西是为了向前兼容而存在的。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Win32 Programming | Leave a comment

换显卡喽

前两天听John Robinns讲Windows Debugging,中间说笑说道老比尔有n台显示器n个桌面,一个用来放全屏的outlook,一个用来开全屏的ie,一个用来坐全屏的。。。大家都在笑,John一本正经的说,看来用双显示器真的很能提高工作效率,所以跟你们老板申请去吧。当时大家只是一笑了之,没想到今天IT真的推了一个小车过来,说给我们每人加一个显示器,换一块显卡。显卡是Radeon X1600的,显示器是DELL的,没看到什么型号。我从大学组装了电脑之后就没有摸硬件了,也不知道这两样东西怎么样。但是不管怎么说,起码新显卡支持双DVI输出,新显示器支持一个DVI输入和一个VGA输入,再加上我的旧BEnq 737,俺终于也可以享受一下双头的感觉了,还是挺不错的,顺便又把我的电脑们收拾了一下,把CEPC也接到了新显示器上,这样子就又省了一根电源线,工作台上空间终于宽敞一些了。   擦完满头满脸的灰,看看收拾好的东西,嗯,还是很不错的,改天搞个游戏上来,体验一下新显卡的威力   嘿嘿。我们都在猜测为什么公司会突然为我们换新显卡呢?一方面双头是一个原因,另一个方面,会不会是要搞Vista给我们用了呢? OMG    

Posted in 生活杂记 | Leave a comment

Windows mobile和GPRS

前两天查了一下我的手机费,居然有四十多,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象我这样一毛不拔的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疑问,于是去移动的网站上一查,3月份,GPRS费用,扣了我13块多,可是我从来没有上过啊。   回想一下,Windows Mobile上面的GPRS图标经常会变,难道是有程序在偷偷的通过GPRS上网?随即我查了一下我的手机费用记录,天哪,自从我开始使用Windows Mobile开始,每个月都会有一笔GPRS费用,不过三月份之前非常少,就几分钱。   找了一下设置,没有发现什么地方可以设置禁止GPRS的,而Windows Mobile对GPRS的支持真的非常无缝,手机Flash好了之后直接就可以链接中国移动的GPRS,不需要任何设置!!!   这也就意味着如果有个程序在我的机器里运行,并且不停的上网,我将没有办法禁止他花我得GPRS钱!如果我是一个最终的用户,这种行为将是我无法忍受的!

Posted in Windows mobile programming | 3 Comments

2008年后,除了奥运,我们还会留下什么?

今天早上坐公共汽车,听到103.9交通广播台里面发起了一个话题,“什么地方应该排队”,主持人说了很多很多的需要排队,最后提出一个反问,为什么要排队,对我们有什么好处,然后自己回答说,眼看着2008就要到了。。。。。   现在基本上所有的官方媒体,包括电视,广播,报纸等等,说不到三句话就会把现在的工作跟奥运挂钩,并且已经慢慢的培养老百姓也养成了这种恶心的习惯,动不动就是“眼看着2008年奥运会就要到了。。。。。。”每次听到这样的话,我都会有一种非常非常想呕吐的感觉。什么叫全民奥运,这就叫全民奥运,什么叫面子工程,这就是面子工程。2008年奥运会,绝对是世界上最大的面子工程。   更可怕的是,某些垄断巨头,更借着奥运这个面子工程,变相的哄抬物价,搜刮可怜的老百姓的血汗。今天出租车涨价,明天公交车月票刷卡,就连我家门口一条公交线路也为了迎接奥运全部换成了空调车。后天,后天不知道还会有什么不长价。他们还总是腆着脸皮说为了北京的城市形象,为了迎接2008年奥运会。   而我们的政府,正是这场运动的始作俑者,无视老百姓的感受和中国的承受能力,借着奥运的幌子,为自己谋取私利,为自己树立政绩。可怜的是,以前的某届领导人还把这个期限放到了五十年或者一百年,然而现在,2008年,眼看着就要到了,我不由的想问一问,2008年后,除了奥运,我们还会留下什么?  

Posted in 生活杂记 | 5 Comments

硬盘坏,备份数据

在众多的数据和长时间多任务的编译拷贝压力之下,我办公室那台编译专用的机器终于受不了了,前一阵子无法启动了一次,我对其实行了一次格式化,又可以使用了。然而这只是个前兆,现在终于开始出现各种各样的CRC错误,以至于到了我无法容忍的程度。 无奈之下只好联系IT要求维修,然而IT不能帮我复制数据,只能让他们搞来一个新硬盘,我自己来复制数据。可气的是偌大一个公司的IT部门,居然连一根硬盘线都没有。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找了找peter,果然他那儿有一根,这厮居然跟我要5块钱,真是财迷心窍,直接抢劫之,嘿嘿。 顺便拆开了戴儿的机箱,里面还是挺干净的,戴尔机箱的防尘效果真的很不错。勉强插上硬盘,开始复制数据。 不知道这块新硬盘能撑多长时间。回想当年还是老雇主的服务器+终端的模式比较爽,自己根本不用管这些烂事儿。那边的IT部门就更加好的不得了了,哪儿用得着俺们程序员做这些事情。唯一不好的就是工资不高,呵呵。  

Posted in 生活杂记 | 2 Comments

成为已婚人士

在经过多次请求失败之后,MM终于返回了同意结婚的握手信号。于是于上周携MM回家办理结婚证。为什么要回家呢?因为在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祖国,我党为了充分掌握充分享有自由民主权利的人民的行踪,制定了户口这个非常先进的人口控制措施。MM是湖北人,俺是西安人,虽然给北京交了不少税,但是北京人民依然不愿意接受我们,于是我们只好回西安去办理。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事先让我老爸前往打探了一番,回来告知登记处搬地方了,现在换到了一个跟火葬场很近的鸟不拉屎的地方,严重分特一番。 在向头儿请示回家结婚时,头儿再三的问我“你真的准备好了”,我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说,我想好了。头儿说,那好吧,给你两天假。于是周三晚上登上火车,周四一大早,一下火车就直奔老爸所说的方向。在经过三次走错大院问了无数人之后终于来到了这个神圣的地方,前面排队的人不多,大概有七八对,离婚的排另外一队,就两个人办理离婚。经过大妈不厌其烦的指点之下领了一张表填号,双方各按一个手印儿,再次确认一遍之后他们郑重的把俺和MM的照片贴上去,盖上钢印。至此我算是成功的有未婚人士变为了已婚人士。 成本核算:结婚证 9 元 + 户口本复印 5 元 + 结婚纪念品 26 元 + 来回车费 270 X 4 = 1120元,再次控诉黑暗的新社会和无耻的户口制度。   下一步,考虑婚礼等事宜。。。  

Posted in 生活杂记 | 7 Comments

google的机器翻译

今天测试一个bug的时候需要测德语的一个功能,为了找到正确的菜单项,于是用了google的机器翻译 :http://translate.google.com/translate_t 输入英语 spell checker,翻译成德语,结果是Bannkontrolleur 后来灵机一动,我再翻译回去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测试结果如下: spell checker ==> Bannkontrolleur Bannkontrolleur ==> Spell tester Spell tester ==> Bannprüfvorrichtung Bannprüfvorrichtung  ==> Spell inspection fixture Spell inspection fixture  ==> Bannkontrollenbefestigung Bannkontrollenbefestigung ==> Spell control attachment Spell control attachment  ==> Bannsteuerzubehör Bannsteuerzubehör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计算机与 Internet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