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9

“国殇日”游记之挖蛤蜊并烧烤

今年的5月21日,是米国的memorial day,翻译过来是国殇日,据说是为了纪念为国阵亡的战士们而设立的一个公共假日,同时,这个假日也代表着西雅图每年美好时光的来临。到底是纪念什么战士,我是不知道,也不关心,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个难得的三天长假,总得有点儿安排才行啊。然而虽然从上周一就开始计划,绞尽脑汁依然没有什么好主意,主要是三天日子说长不长,说短又不短,高低不就,找不到一个好去处。 后来知道周五晚上,才从另外一个陕西老乡那里得到消息,会有一堆华人去某个海滩去搞贝壳,英文叫clamming,主要是razor clam,oyster,还有就是象胈蚌。在朋友的鼓动下,老婆也蠢蠢欲动。于是下班之后赶紧去超市买东西准备,因为还要烧烤,于是就铲子桶子还有鸡腿子鸡翅膀等等等等买了一堆,又一人花了16刀买了clamfishing的执照(license),据说无照挖蚌很容易被罚好几千刀,还是小心为妙。 打好包,周六一大早一行五人就浩浩荡荡的出发了,因为目的地跟我们隔着一个海湾,根据事先查好的路线,要么就是绕路开过去,可能得开一个半小时,要么就去某个渡口坐船过去,这个也不快,但开车少很多。想了想我们还是先开到了渡口,结果发现渡口是按人头收费,算下来得五个人得接近五十刀了,跟我们之前查到的不符,一问才知道过去按人头收费,回来按车辆收费,不知道谁定的这个脑残的规定。于是想了想,还是把票退了,一来太贵,二来离下一班船还很久,于是大家又开车上路。 这次是我开车,第一次开这么远,在摇摇晃晃和大家的心惊胆战中,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开始挖牡蛎。俺是北方人,以前只在某篇高中课文中读到过牡蛎,具体长什么样子一点儿概念也没有。到了海滩,在旁人的知道下,才知道原来脚下那一大片疙疙瘩瘩的东西都是,土啊。不过这玩意儿不光长的难看,壳儿还真不是一般的结实,又是砸又是翘的,花了十多分钟才搞开了一个,后悔没有带榔头来。慢慢的,掌握了技巧,速度快乐起来,在我跟另外一个壮劳力的努力下,很快达到了我们的目的,于是手工回营,开始烧烤。因为我们笨鸟先飞,这时候别人才陆陆续续到达海滩。 牡蛎我们也是烤来吃的,味道确实挺鲜的,据说最好不放任何调料,不过作为一个西安人,俺还是毫不犹豫的撒上了大把的辣椒孜然还有盐,嗯,就那样,跟小时候烤的河蚌肉没啥区别。一个主要困扰我的问题是,那个肉里面有一些黑黑的东西无法清理干净,别人说是内脏,在我看来那就是屎,俺实在接受不了把屎跟肉一起吃下去,可是光吃肉又没什么吃头,于是很快就转向鸡腿和火腿肠了。实在不懂为什么有人会吃牡蛎这种东西,而且还是生吃。 鸡腿和鸡翅还是蛮好吃的,就是一开始没有做好。直到后来我们把孜然和辣椒刷了一层又一层,才渐渐有了西安大街边上那种烤鸡翅的味道,吃完了,回味无穷,嘴唇和舌头则是毫无感觉(麻翻了) 说到这儿不得不说一下挖象胈蚌的场景。那玩意儿就是一只贝壳,但是他的身体某个部位伸缩性极强(专业术语应该叫斧足,大家不要乱想),可以伸长到一米左右,据说是极好的美味。这种东西平时都深深的埋在沙滩下面,凭借他那个常常的器官伸出去往外喷水吐泡泡。在我们跟牡蛎和鸡腿搏斗的同时,有一帮专精象胈蚌的同志们正在辛勤不懈的努力着,他们带着铁锹和自制的特殊工具,在海滩上象胈蚌出没的位置挖出一个一个一米深的大坑,把这些美味一个一个的挖出来,随着每一只象胈蚌被挖出,围观的人们都会发出一阵欢呼。那一刻,他们湿透了的衣裤和满是泥沙的脸上都洋溢着丰收的喜悦。然而因为我们是在最低潮的时候开始挖的,随着潮水慢慢涨起,很多原本海滩上的坑就会被水淹没,于是经常会看到某几个哥们儿泡在齐腰的海水里面挖,很多时候不得不因为海水深度而放弃这个目标。 下午4点多,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打包手工。最后才发现这个海滩是pack in pack out 的,我们的一大袋垃圾没地方扔,只好装好扔到后备箱里。幸好外面不远就有一个小号的垃圾桶,于是就被我给独占了,嘿嘿。 回去的时候,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试试ferry,反正是按车收费的,也不贵。我们运气不错,刚好赶上这一趟,于是车一停,一群人冲到了甲板上四处游荡,俺还是第一次坐稍微打点儿的船呢,嘿嘿。 随后开车回家,周六一天结束。最后评价,三个字,累,爽,撑。 因为劳动的原因,没有机会拍很多照片,就拍了最后的鸡翅和渡船上的风景,大家凑合看吧。 View Full Album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2 Comments

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之烙烧饼

作为一个陕西人,几天不吃面食就馋的慌,最近看了别人烙的饼,就想起我妈烙的油馍了,那个谗啊。 后来自己做了一次,其实也很简单,就是这边锅啊案板啊都太小,伸不开手脚,而且和面实在是一项体力活,所以就没多搞。 上周实在忍不住了,花了两百刀搞了一台和面机,嘿嘿,这次爽了,周末做了一次,今天晚上有做了一次,虽然还不如老妈做的那个味道,但是有的吃总比没有强啊。嗯,过两天再把烤箱发动起来,来一个面食总动员。 最后上一张照片,名曰:大漠孤烟直,我的烧饼圆,哈哈 View Full Album

Posted in 生活杂记 |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