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9

网络同步软件?

一直很头疼多台电脑之间文件同步的问题。Windows Live Sync曾经为我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而且我也一直再用它同步我的一些文件。然而在经历了几次恶心的bug之后,我决定试试别的了。据说DropBox还不错,于是就搞了一个试试。顺便抱怨一句,不知道是哪个家伙最早搞出邀请这个东西的,现在大家都学坏了,就连dropbox也改邀请了。 注册下载安装都没有问题,免费提供2G空间,也可以自己花钱买更多的空间。然后在选择同步文件夹的时候出现问题了:用过windows live sync的人都知道,widnows live sync支持你选择任意多个文件夹进行同步,并且可以管理那台机器同步那台不同步。相比之下DropBox就傻多了,只能选择一个目录,这也就算了吧,这个目录还必须得叫“My DropBox“,妈的傻死了。 没有办法,只好把自己要同步的目录整理了一下,然后建立了一个My DropBox目录,最后把我要同步的目录一个一个的用mklink建立junction到那个目录下,终于欺骗过了DropBox的客户端。同步速度没有问题,至于对冲突的解决方法,因为另外一台机器没有开,暂时没有试。不过因为他服务器端有版本管理的功能,估计很大可能会用那个版本来实现。可惜就是空间有点儿小,就2G.还好邀请一个人可以增加250M,所以大家要是愿意试试的也顺便帮我个忙,点下面的链接注册吧: https://www.dropbox.com/referrals/NTM2NTc5NjQ5 其实DropBox和WindowsLiveSync根本不是同样的东西,DropBox算是网络存储加同步,而widnowslivesync则仅仅是同步。说实话,我倒不希望把我的文件都存到网上去,一来这样有容量限制,二来我总是觉得不太安全。其实windows live sync很符合我的要求,然而他有几个比较弱智的问题: 1. 我同步的目录里有一个VS工程,每次我rebuild的时候所有的obj文件都会被delete然后再重新生成。这个delete和重新生成的文件会被同步到另外一台机器上去。傻逼的是好像windows live sync有点儿滞后,而且不能检测到是本机删除后重新创建的文件,所以总会在我obj文件生成之后告诉我“这个文件应该被删除的,可是他居然还在那儿,告诉我怎么办?” 2.第一个问题说他傻也就算了,大不了我不经常做那样的事情不就行了。关键问题另外一个问题,如果文件有冲突了,他会问我要那个,对于每一个文件,都会问一次,而且无法做批处理。于是每次在我连续点了十几次yes之后我会很不耐烦的把它关掉。 3.最恶心的是把这些问题和建议汇报给了开发的组之后,居然直接告诉我没法解决,也不打算改进。操,官僚啊。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计算机与 Internet | 7 Comments

拔牙记

牙长得比较烂,尤其是有几颗智齿总是吃里扒外,已经咬了我无数次了。两个月前联系了牙医,讨论洗牙事宜的时候问起了拔牙的情况。俺实在是受不了这几颗智齿了,牙医拍了个片子看了一下,说,恩,你这个情况比较严重,得拔四颗牙,再做个矫正,带个箍儿。毕竟没有拔过牙,心里还是怕怕的,于是当时就没有答应,后来加上不断的口腔溃疡和工作忙,就忘了这事儿了。直到前几天又被咬了一次之后,想想长痛不如短痛,再加上到年底了,保险不用就作废了,那就去拔了吧。其实按我本来的意思是要一次把两边的都给拔了的,不过在医生和朋友的建议下,还是决定先拔一颗试试吧。 医生动作倒是很麻利,打了麻药,顺便给我洗了洗牙,又观察了我半天,替我下了个大舌头的诊断之后,就拿出来一个跟锥子一样的东西,往我牙缝里一蹩,我就感觉到有个东西翘起来了,果然,医生用东西进去一吸就出来了。因为麻药,一点儿也不疼,而且很麻利,不想有些朋友说的拔不出来用榔头锤子凿的情况出现。 比较郁闷的是得喝两天稀饭了,本来还指望着周末吃点儿好的呢,这下好,全泡汤了。临走我跟医生说,我的牙呢,我得看看这个叛徒。医生给我拿出来用小盒子装好,有给了些止疼药啊纱布什么的,就完事儿了。很简单。下次再约个时间,把另外几颗也给拔了去得了。。

Posted in 生活杂记 | 2 Comments

二十年后

今天早上做了一个真的很奇怪的梦,梦见我杀了人了,被关了二十年。杀的谁怎么杀的都已经记不起来了,记忆清晰的居然是我从出狱的那一刻开始,我进去之前的东西被还给了我,里面包括俺的M8手机,别的我忘了。 出来后有三个人等我,一个是老婆,的是老婆过了二十年居然一点儿没变老,而且对我还是那么好:)。还有一个小女孩,可以肯定不是我的孩子,不知道是谁,但是跟我很亲热的样子(大家不要想歪了),是父女的那种亲热。另外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不知道是谁,但是她跟我说她得了什么癌症,活不了十年了。 出去之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拉着老婆去逛街,俺还说了句话:过了二十年了,咱们去看看windows mobile现在做的怎么样了。可惜的是后来好像两个人一直在居民区穿行,就看到一片楼房在拆迁,而且拆迁者效率很高,这半边再拆,另外半边还住着人,有一个临时的楼梯从空中跨街道搭到了未拆的那一半的一个窗户上,居民们走那个楼梯进进出出。 感觉二十年后没有什么大变化,还是那么落后,唯一的改变时楼梯都改滑梯了:没发现台阶。忘了注意那些人都是怎么上去的了。 遗憾的是直到醒来也没有去商场确认一下windows mobile的命运如何,看来天机不可泄露啊。。。。。

Posted in 梦溪笔谈 |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