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0

也说“撒谎作文”

刚才看到网易上面有人说起来现在学生写作文撒谎,俺就来说说俺的第一篇作文吧。那是小学的时候,几年级我忘了,反正是一次考试,不是其中就是期末,试卷上多了一道奇怪的题,写一篇“关于你的同桌的作文”。俺当时就傻了,以前考试从来没有这种题啊,作文是个什么东西?于是我写下了以下几行: 题目:我的同桌 我的同桌是xxx 她是个女的 她今年xx岁了 我们关系很好 <完了>   后来被我妈笑话了半天 (我妈是我们的语文阅卷老师),然而我到现在才发现,那是我写的最真实的一片文章(后来写过的说明文除外)。不得不说啊,中国的教育,就是叫大家从小说谎。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梦溪笔谈 | 2 Comments

爸爸妈妈入门

随着小宝的降临,我和老婆也终于升级为了爸爸妈妈。然而,对着那么一个一尺多长,看着都很娇嫩的小宝宝,我们还真是有点儿手足无措啊。这边医院的规矩一般是顺产在医院待24小时。这期间都是护士在帮我照料孩子,教我怎么给他换尿布,怎么给他打包,怎么洗澡。看起来容易,做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尤其是小孩子的脖子现在一点儿支撑都没有,抱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抱,还真是难为我了。一个晚上按照护士的吩咐,两个小时检查一次尿布,三个小时帮妈妈给他喂一次奶,四个小时伺候孩子他妈吃药。一个晚上下来,整个人都快崩溃了,尤其是每次换过尿布之后都要去重新包裹他,他又很不老实,每次不是露出一只手就是露出一只脚,然后我打的包裹就迅速被这只手或脚给破坏掉了,整整折腾了一整夜。。。 第二天按照医生的说法,母子平安可以出院回家了。于是我们有带着大包小包,抱着孩子回了家。从医院出来开车的时候,护士开玩笑的说了句,别忘了孩子啊,记着这个可不能退货哦,我苦笑。到家了,我就像往常陪老婆逛街一样,把大包小包往地上一扔,然后就把整个人扔到了沙发上,大口喘气。然而很快我发现,这跟逛街之后完全不同,因为,这才只是个开始。。。 小孩子在医院的时候,哭醒了,就给他妈让他吃奶,虽然没有什么奶水,但是他吮吸一阵子,就昏昏沉沉的睡去,这样可以安稳两三个小时。然而回家后,我发现情况有点儿变化了,不管我老婆怎么喂他,就是不肯睡,一个劲儿的哭。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打了医院的电话咨询,护士了解了一下情况,说,看来你老婆的奶水暂时还不够,小孩子饿的话就会这样,你去外面买点儿奶粉先喂他吧。于是我凌晨一点穿着拖鞋开车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一罐奶粉,才解决了问题,可以睡安稳了。 早上天亮后,在昨晚上护士的建议下,约了儿科医生,去咨询了一下关于昨晚喂奶粉的问题,确认了一下孩子健康,没有什么问题。终于一颗心落了下来。然而到了下午,突然意识到孩子一直从昨晚开始一直没有尿过,于是又打电话,医生已经下班了,值班护士接的电话,一听,说,你去儿童医院急救科室吧,于是又顶着大太阳,在拥挤的高速上开了一个小时到了儿科医院,结果一到医院他就尿了,崩溃。。。 虽然尿了,儿科医院的医生护士还是很负责的检查了他的各种体征,确定了孩子没有问题,才把我们放了回来。这一天,从早上1点,到晚上十二点,整整24小时,就像电视剧的24小时一样紧张。 第二天趁孩子睡觉的时候,上了一下MSN,跟朋友抱怨我现在最想要的就是一个囫囵觉,于是朋友说,“welcome to the world of parenting”。 。。。

Posted in 生活杂记 | 7 Comments

新生命的开始

5月11日是一个伟大的时刻,因为我们家小宝在这天降临到了这个世界上。 任何事物发生之前都有预兆,我们小宝来临前也不例外。虽然预产期是5月22号,但是医生看过我老婆的肚子之后就说你可能会提前生。果不其然,在5月11号的前一天,也就是5月十号的凌晨,我老婆开始有反应了。当我从睡梦中被弄醒的时候我老婆说估计小宝怕是呆不习惯想出来了。迷迷糊糊中,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于是打电话问医院的医生,医生说那好吧,你就来我们找护士给你看一下吧,于是两个人凌晨一点跑到了医院去。医生检查了一下说恩,今天可能会生,不过你现在子宫口开的还不够大,去外面走一个小时吧,都说爬楼梯很容易导致子宫口打开,可是我们找遍了医院,也没有找到一个楼梯,连停运的电动扶梯也没有,于是只好四处走来走去。期间还碰到了另外一个中国人,他老婆是羊水破了,也跟我们同时到的医院。 走了一个小时之后,医生再次检查,说没啥大变化,问我们是呆在医院还是回去?截止这个时候我们已经在医院呆了三个小时了,两个人都是又困又累,于是我们异口同声的要求先回去。于是乎就回去,打了个电话给领导说不能上班了,睡了一个白天终于把觉补回来了。我老婆阵痛也消失了,我说完了,看来小宝打算跟我们打持久战了,不到日期还不出来了?话虽这么说,我们都做好了他随时出来的准备。果然,凌晨三点,我又被老婆叫醒了,她说阵痛又开始了,很厉害。在我扶着她在家里走了一个小时之后,发现没有任何减轻的征兆,于是又打电话联系医院。于是我们在凌晨五点又来到了医院。医生检查了一遍,说这次肯定要生了,于是安排病房,一切搞定之后我就坐在旁边,看着老婆一遍一遍的抵抗阵痛的袭击,看着护士如何安抚她,我也回忆着产前培训里面的内容,跟护士一起安抚她。 然而阵痛还是太强烈了,老婆说,不行了,给我打麻醉吧,我们选了脊柱麻醉。产前培训班里说过这个就是给脊柱里面插根管,然后注射麻醉药进去,据说效果最好。经医生同意之后,护士就去联系麻醉师。过了一会儿,麻醉师来了,一进来就说,我要实施脊柱麻醉,你们(我和岳母大人)要不要出去转一圈?我想应该没啥吧,作为老公我还是应该陪在旁边的,于是就跟岳母说让她先出去转会儿。麻醉师在她背上清理出大片的干净区域,拿了一支外形比较奇特的注射针头,大概1.5毫米直径,外面一圈黑白相间的花纹,就像一把圆筒的尺子。然后他开始用空的注射器带着这个针头往老婆背后脊柱插,我可以看到针管插得很费力,在某个深度的时候会被东西顶住,然后他就会试着改变针头的方向,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方向,针头插进去了,然后他用一根线一样的东西穿进针头,我这是才发现针头是一根中空的管子。这根线在深入到某个深度的时候,医生把针头拔掉,只留下了线,原来这个并不是一根线,而是一根更细的注射管。弄好之后固定,消毒,然后这根管子接到另外一个吊瓶上面。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医生让我们出去转,因为这个过程真的很吓人,当他插针头的时候,我就非常担心万一他多插入一点,碰到神经的话我老婆估计就得瘫了。整个过程看完后我的腿也有点儿发软了。 麻醉上来之后一切就很顺利了,我老婆基本上再也感觉不到阵痛,我们只需要等待子宫口开到合适的大小就可以了。然而中途发生了一点儿意外:麻醉突然不起作用了。麻醉师过来检查后说从外部看麻醉的管线没有问题,一切正常,告诉我们可能是脊椎馆内部那头移位了。还说这种情况很少见,但不是没有,大概有1%的几率。我说看来我们运气太好了。后来麻醉师用重新做了一次,我坚持着又看了一遍过程,一遍防止自己双腿发软,一遍感叹着做母亲的不易。 这次麻醉没有再出问题,下来就是等待,等到下午两点钟的时候,产科医生终于过来看了一眼,说,差不多了,子宫口已经完全张开了,可以准备生了。因为是第一胎,建议再等一个小时,这样生的会更顺利。走之前,她用一个东西把羊水戳破了,并告诉我这样是为了检查宝宝在肚子里面有没有拉屎,这也解开了我长久以来的一个疑问“他到底会不会拉屎在羊水里”。一个小时,平时很快就过去了,但是在产房里,却显得那么漫长。终于时间差不多了,在护士的引导下,老婆开始使力。这个时候麻醉的效果已经不是那么好了,医生告诉我麻醉在这个阶段效果不是很明显,这个属于正常。之后我所能看到的就是老婆皱着眉头发力,听到护士不断的说再来一次,直到护士指着一片黑乎乎的东西说,你看,这是小孩的头,看来他头发挺多的!在老婆的努力下,婴儿的头终于出来了,随后医生就整个把它拔了出来,就跟拔萝卜一样。随着小宝宝出来的,是喷涌而出的淡黄色羊水,我终于明白为啥产科医生要带一个透明面具接生了,不然,她就相当于用羊水洗脸了。新出生的宝宝很难看,身上滑腻腻的,护士把擦干之后连脐带都不剪就放到了我老婆的怀里,给她看看孩子长什么样,后来听她说,当事她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没有意识去看孩子,以至于第二天她还让我把孩子脱光了给她看看有没有什么胎记啊什么的。之后就是剪脐带,在医生的指导下,我就像傀儡一样完成了这个任务。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医生告诉我,还得等胎盘出来。胎盘出来的过程跟小孩有点儿相似,不同的是胎盘是医生抓着脐带一点儿点儿抽出来,接着婴儿出来的是羊水,接着胎盘出来的则是鲜血。虽然前面生的时候就不断的有血流出,可是这会儿我才知道大片的鲜血喷涌而出是什么样子的。 虽然看着很血腥,也很骇人,我还是建议所有即将当爸爸的,如果有可能都尽量全程观看一遍老婆生孩子的过程,这样你才能知道你老婆为了家庭做出的奉献,你才能明白怎么爱她才算是对得起她的付出。

Posted in 生活杂记 | 6 Comments

天使降临

5月11日对于我们家来说是一个难忘的日子。在经历了十月怀胎的艰辛之后,我们家的小宝终于降临人间了。小家伙从早上3点钟开始闹,下午4点10分终于成功的从妈妈的肚子里钻了出来。6斤8两,还真是个很吉利的数字。小宝,你要快快长大。 View Full Album

Posted in 生活杂记 | 4 Comments

Intel Light Peak, 啥时候能够普及啊?

早就对显示器的信号线不满了,那么粗,还那么硬,嘿嘿。 其实很早前我就觉得很奇怪,为啥短距离光纤传输不能普及呢?速度又高,有不怕电磁干扰,看看现在USB的速度,传个高清电影累死人,唉,其实俺是希望全无线解决方案的,可是显示器信号线盒电源线实在是无法解决啊,无线供电技术还差很远,显示器信号带宽太大,无线也受不了。这个light peak虽然不能满足我的所有要求,但是起码看起来线材还是比较细比较柔软的,再加上超高速数据传输,应该还不错吧。 其实我一直觉得室内无线激光通讯应该是一个很好的东西,这样只要直线距离上没有遮挡,就可以走无线激光了,再也不用麻烦布线了,比如连笔记本和投影仪之间的线:)

Posted in 计算机与 Internet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