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梦溪笔谈

也说“撒谎作文”

刚才看到网易上面有人说起来现在学生写作文撒谎,俺就来说说俺的第一篇作文吧。那是小学的时候,几年级我忘了,反正是一次考试,不是其中就是期末,试卷上多了一道奇怪的题,写一篇“关于你的同桌的作文”。俺当时就傻了,以前考试从来没有这种题啊,作文是个什么东西?于是我写下了以下几行: 题目:我的同桌 我的同桌是xxx 她是个女的 她今年xx岁了 我们关系很好 <完了>   后来被我妈笑话了半天 (我妈是我们的语文阅卷老师),然而我到现在才发现,那是我写的最真实的一片文章(后来写过的说明文除外)。不得不说啊,中国的教育,就是叫大家从小说谎。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梦溪笔谈 | 2 Comments

二十年后

今天早上做了一个真的很奇怪的梦,梦见我杀了人了,被关了二十年。杀的谁怎么杀的都已经记不起来了,记忆清晰的居然是我从出狱的那一刻开始,我进去之前的东西被还给了我,里面包括俺的M8手机,别的我忘了。 出来后有三个人等我,一个是老婆,的是老婆过了二十年居然一点儿没变老,而且对我还是那么好:)。还有一个小女孩,可以肯定不是我的孩子,不知道是谁,但是跟我很亲热的样子(大家不要想歪了),是父女的那种亲热。另外还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不知道是谁,但是她跟我说她得了什么癌症,活不了十年了。 出去之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拉着老婆去逛街,俺还说了句话:过了二十年了,咱们去看看windows mobile现在做的怎么样了。可惜的是后来好像两个人一直在居民区穿行,就看到一片楼房在拆迁,而且拆迁者效率很高,这半边再拆,另外半边还住着人,有一个临时的楼梯从空中跨街道搭到了未拆的那一半的一个窗户上,居民们走那个楼梯进进出出。 感觉二十年后没有什么大变化,还是那么落后,唯一的改变时楼梯都改滑梯了:没发现台阶。忘了注意那些人都是怎么上去的了。 遗憾的是直到醒来也没有去商场确认一下windows mobile的命运如何,看来天机不可泄露啊。。。。。

Posted in 梦溪笔谈 | 3 Comments

噩梦之惊魂cubic

前两天all hands大老板宣布我们新的办公楼就要投入使用了,但是我们还是在现在这个楼,好处就是可能会有些人搬过去,这样我想应该就可以有single office了吧。然而昨天晚上的梦似乎不是一个好兆头,梦里面发现我走进building,大变样了。所有的office都被拆掉了,换成了一排排的cubic,居然连厕所也是cubic!唯一好处就是发现居然有浴室了,以后可以在上班时间洗澡了,可是走进去一看my god,浴室里面也是cubic!于是我从噩梦中惊醒了。

Posted in 梦溪笔谈 | 2 Comments

核战末日?奇怪的梦

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梦里面回到了西安,跟一群高中同学一起玩,然后我们就在大街上走,说去一个同学的家,走着走着,不知怎么的就到了野外,脚下是一片草地,旁边有个小山头。这时候突然看到头顶上有一架直升飞机,吓了一跳,认真看了一眼,确实是直升飞机,但是很奇怪,别人都是螺旋桨在上面,网上拉,它是螺旋桨在下面,往上推。我还在想,这样的飞机怎么降落啊。突然那直升飞机上居然有人机枪扫那个小山坡。旁边一个二炮的同学突然说大家赶紧跟我来,于是一群人一溜烟的往前跑,进了山脚下一个门,我是最后一个,等我跑过去他们已经没影了,于是我就按照看见他们跑的方向走,走到了一个好像电梯一样的们口,只有下,我就按了然后电梯门开了,我进去。里面没有按钮,而且黑乎乎的也没有灯。过了一会儿门就关上了,电梯开始往下降,降了好久,我还说这楼还挺高的,这时候四周有亮光了,原来这个电梯是那种工地上那种周围用铁丝网围着的,外面也没有墙,看上去就是一个很大的空间,也不知道哪儿来的灯光。一直降了很久电梯才到底,然后我打开跑出去随便挑了一条路往前跑,到了一个地方,跟宾馆一样,两边都是房子,我找了一个有人声音的房子,推门进去,里面的人都在看电视,没人理我,我看了看,有两台大液晶,放的都是同样的内容,仔细一看原来不是电视,好像是监视器,里面的景色就是我之前的那个小山坡,然后突然就看到到处都升起了蘑菇云,附近的楼房就像电影里核弹爆炸那样全塌了,靠,原来是发生核战了啊。 后来过了一阵子,好像不在有人袭击了,一群人就往出走,我也就跟着出去了,期间还注意到地上有很多管子往外喷东西,一阵一阵的,但是喷出来的东西一出来就不见了,紧跟着就被闹钟搞醒了。

Posted in 梦溪笔谈 | Leave a comment

奇怪的梦,不明白

莫名其妙的,时光好像回到了五年前,我又来到了5号宿舍楼下,发现大爷把所有没有人拿得信都摆在了大厅里让大家认领,我发现其中居然有我三封信,厚厚的,不知道装的什么.接着往前走来到了信箱那边,发现信箱上也贴着名字,好像是很多信箱里好久没有人看信,大爷把有信的人名字都贴在了信箱外面.里面居然有发现了我两封信,里面好像装着什么东西,其中一个大概是个半圆形,一公分厚,还有一叠高数试卷,和一张纸条,写着"老师,这是我们这个学期的试卷,您给改一下",我ft,我又不是助教,干吗找我啊,再一看日子,都过了一年了,嘿嘿,哪个班的学生,这么倒霉,该不会最后都零分挂了吧,罪过做过. 上楼回到宿舍,深吸一口气,正要打算把信打开一封一封看,居然醒了过来,我晕,太残酷了吧,信都不让我看,唉,希望里面不是别人给我的汇款单,嘿嘿. 大半夜的,睁着眼睛想了想,我决定继续睡,说不定可以继续做梦把信看看.没想到阿没想到,我出现在一片草坪上, 前面一群人,正中站着一人正在演讲,仔细一看,吓了我一身冷汗,居然是芙蓉姐姐在征婚,老天啊,这是什么世道阿.我一阵眩晕,就听到了一句,"我要把他砍成芙蓉云!" 醒来之后仔细分析,还是跟最近的事情有些关系: 梦到信是因为前几天第一次打开信箱去取老婆订的报纸,结果发现里面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各种促销的广告,还有一张肯德基的优惠券:) 芙蓉姐姐大概是因为听说了芙蓉姐姐btv7电视征婚的原因吧,虽然我很不凑巧错过了那一期节目 至于什么我要把他砍成芙蓉云,估计是最近忍者龙剑传里砍人砍多了吧,不过我一直没有想到为什么要砍成云呢?   顺便说一句,没见过比中国日报还懒得日报了,节假日居然还休刊,周末也要休一天,干脆改名字叫中国非节假日日报得了

Posted in 梦溪笔谈 | Leave a comment

Vista中的扫雷游戏

我坐在一台电脑面前,19寸的液晶显示器看起来的确很棒,不过我更喜欢的是那个硕大无比的半球型的鼠标,上面有五个手指的凹槽,可以把整个手放在上面,轻轻一夹,感觉就像是带了一个手套,配着空旷的电脑桌,感觉真爽。 看着屏幕,电脑上似乎装的是“喂死它”,我略微想了一下,恩,干脆用扫雷来测试一下这个鼠标的易用性吧。 随着我手指在扫雷的图标上轻轻的一下的颤动,游戏的窗口就打开了,奇怪的是不见了以往标准的菜单,还有一个格子一个格子的界面,取而代之的是立体的一大片草地,远处还有隐约的山峰,太诡异了,怎么看也不觉的这是扫雷游戏啊,我点了一下屏幕上大大的开始,一个圆球型的东西蹦了出来,浮在半空中,上面站着一个卡通般的人物,手中似乎提着一把大刀一样的东西,我试着动了动鼠标,那个圆球就随着鼠标在空中飘忽不定,那个小人儿也晃晃悠悠的粘在小球上,看来这个就是游戏的主人公了。问题是怎么控制武器呢,我按下左键,主角手中的刀就举了起来,移动一下,主角就朝着我移动的方向砍去,Cool!我轻轻的摆了一下,小球就开始加速向前方冲去,慢慢的远处的山峰变得清晰,一个狭窄的山洞出现在面前。那里面似乎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我的“船”嗖的一下就钻了进去,里面一片漆黑,几秒中之后,“船”身发出一些淡淡的光芒,隐隐约约中我看到了周围的情形:一个巨大的山洞,四周是晶莹而尖利水晶柱,在飞船的光芒下反射出点点亮光。突然,前方一个亮点越来越亮,一个红色的火球向我飞来,我看准了一挥鼠标,主角手中的剑就向火球看了出去,火球应声而裂,变成了一团火光,向下坠落。这种新式的扫雷方式感觉可真是爽多了,我正暗自得意,冷不丁一个蓝色的小个子从旁边冲了过来,赶紧再挥刀,没中,一团火光,那个飞船便垂直坠落下去。。。   后面的想不起来了,我只记得我退出游戏之后发现自己仍然在野外,电脑不见了,电脑桌也不见了,办公室也不见了,天哪,这个游戏居然还有空间传送的功能,omg    

Posted in 梦溪笔谈 | 2 Comments

神秘空间的长跑比赛

和MM去一个地方玩,晚上,她突然说要出去看长跑比赛,我说大晚上的哪儿有什么比赛啊,她说你没有听人说过吗,这个地方晚上经常会有人被传到一个地方去看长跑比赛,外面都能看到跑道呢。我跟着她出门一看,果然,月光下面,可以看到路上有淡淡的荧光粉一样的东西,一条一条,真的象上学时学校操场上的跑道。她一看见就欢呼这跑了过去,我赶紧追过去,可是发现已经找不到她了,于是四处寻找着。不知怎么回事儿,我突然发现周围景色全变了,我坐在一个类似于大操场的位子上,周围一堆人,都在喊加油!太令人惊讶了,我真的看到了长跑比赛,跑道上有人在跑,但是好像不太象我们世界中的人。我开始跟旁边的人闲聊,从他们口中知道,原来这里是另外一个时空,空间跟我们有些重合,所以地上可以看到跑道的痕迹,但是却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世界,因为运动员跑步的时候精神力量非常大,所以经常会把外面世界的人吸引过来,比赛结束之后那些人就会自动的再被传送回去。这种吸引发生在一些特定的空间隧道上,我必须呆在原来位置上才能被传送回原来的地方,这里也有很多人因为当时不知道,于是四处走走,结果就回不去了,留在了这个地方。令我更惊讶的是我居然发现了一个人,好像以前我曾经帮另外一个人给她送过东西,好像是一本复习资料。她拿给我让我还给那个人,还说谢谢我,可是我却想不起来这个人的名字。简单的说了几句之后,我决定去寻找MM,她应该被传送到了赛场观众席的另外一个地方,我必须在比赛结束之前回到这里。。。。。。   后来的事情我都记不起来了,我只知道我醒来的时候MM在我身边。   好久没有做这么有创意的梦了,感觉梦境里的世界非常类似哈立波特里的魔法世界,奇怪的是我并没有怎么看哈里波特,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古怪的梦境。      

Posted in 梦溪笔谈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