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生活杂记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今天,我服役了四年的xbox终于三红了。果然,三红不是人品问题,而只是个时间问题。 这台机器落灰已经很久了,晚上忙里偷闲说拿出来玩玩忍龙二吧,打开后读取存档,结果存档一出来,我还没动,就看到对面莫名其妙的冒出了一团血光,就是敌人被砍死的那种,可是我还没动手呢。我还说见鬼了呢,这游戏bug还真多。然后,紧跟着屏幕就是一片血红,我一看,完了,死机了,不过JTAG装了freeboot之后也偶尔会有这个问题。然而再次reboot,机器根本就起不来,我觉得有点儿不妙了。终于,第三次reboot之后看到了这样的结果: View Full Album 想当年,从来没有玩过游戏机的我,受不了网上一些人的蛊惑,终于参加了一个网友发起的团购行动,在著名的鼓楼游戏一条街抱回了这台水货始发版360,当时在游戏机店里试玩的时候还被老板笑话了好一阵,因为我基本上什么都不会玩。在五元一张的盗版盘的熏陶下,我总算是有了些进展,通了一些RPG游戏和少量的其他游戏。虽然游戏种类不是很多,我玩的也不是很频繁,不过还是长期生活在三红的阴影下,把它跟宝贝一样供着,生怕一个不小心把它憋红了。 然后这台机器又辗转跟我来到了美国,JTAG的出现再次增加了老机器的威力,虽然我还是不怎么爱玩游戏,不过这是我的爱机已经撑过了四个年头了。于是我天真的以为,三红只是某些人的人品问题,虽然这个出现的概率高了些。然而,今天晚上的事实,让我认识到了,三红不是人品问题,只是个时间问题;或者套句当年政治课本上以及我党现在常用的论调:三红的出现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也应了那句老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后话:虽然说三红是必然的,俺还是不打算就范,起码得拆看来折腾一下吧,下次去买点儿硅脂,准备好螺丝刀重新拆了X架试试。

Posted in 生活杂记 | Leave a comment

妈的国内用个网银真是累啊

在中信银行有贷款,一直是用网上银行查看和还贷款的。因为还款额很低,我一般都一次多转些钱,然后不定期的登录网银查看一下确认不会欠钱。好久没有登录了,这次登录,发现改版了,然后就先让我装了一个证书软件,然后重启机器,登录,又提示我密码无法输入,要装密码控件,装完了,然后一试,还是不行,提示要装安全增强控件,装了,又得重启IE,终于好了。 我就不懂了,登录个网银至于这样嘛,只能XP上用,只能IE用,只能中文版系统用,就这还得把浏览器分辨率建议设在1024X768上,至于嘛,他妈的你这是网银还是给卫星上用的软件嘛。一帮奸商,就想方设法规避风险,把责任往用户身上推,下一步是不是用网银还得去你们家银行买台专用笔记本啊,操!   用个淘宝也是,因为人在国外,想着给里面充点儿钱,这样可以帮家里买点儿东西,发现各种银行的网银或者网上支付都不能用,装了一大堆安全控件,然后说需要国内手机号码,我去你大爷的。后来让朋友给冲了钱,发现用支付宝余额支付居然还要办什么证书,又要用手机,去你妈的again。

Posted in 生活杂记 | Leave a comment

昂贵的键鼠套装

好久没有写些什么了,主要是一来最近太忙,二是听到传言说windows live的这个blog要关闭,所以也一直提不起兴趣来。今天收到了定的键鼠套装,想想,就用新键盘写点儿什么吧。 08年8月来美,然后发现我从国内带过来的那个50人民币的键盘用起来很没有感觉,再加上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一阵子手腕很疼。于是就一狠心去公司的商店买了套号称人体工学的微软键鼠套装7000,对,就是那个鼠标弧度非常诡异的那个。公司内部的价格是75刀,加上税的话大概就得80多了。效果还不错,我一直用到了最近,直到发现最近鼠标电池的耗电量不正常为止。刚买回来的时候基本上是一年没有换电池,然而最近发现刚充好的5号2000mah的三洋电池居然只能用两个星期。换了一对新的非充电电池的,发现好像也好不到哪儿去。我也不清楚到底是硬件发生了什么变化,或者是因为岳母每天种菜收菜导致鼠标使用时间大大增加吧。总而言之,现在不如以前好了。 在经历了几次小东西无端损坏然后成功的通过保修解决问题之后,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拨打了微软的售后电话,毕竟网上查的保修期只有一年而我的已经用了两年多了。结果跟客服的沟通出奇的顺利,我报上了我的硬件ID,然后说鼠标电池寿命不正常。客服mm专门跟我确认了只有鼠标有问题,我想能换个鼠标也不错,我那个鼠标外壳的透明塑料外套已经使用的发黄并且磨出了很多气泡一样的东西,很难看。客服过了一会儿告诉我说他们现在库存还有这个型号,会给我送一个替换的过来。然后就给了我订单号。我注意到订单上并没有说只有鼠标,看来我应该能拿到一套新的替换品了。 昨天终于收到包裹通知了,今天早上去物业拿了包裹,果然是一个整套,哈哈。迅速装上,然后把旧的淘汰给我的HTPC,那台机器原来的无线键盘距离太短,坐在沙发上正好没有信号,用的非常尴尬,现在终于解决了,电池寿命短点儿就短点儿吧,反正咱是充电电池,嘿嘿。 唉,看来是被国内的无良商家搞成习惯了,国内买的小东西,出了问题我一般都是扔掉了事,从来没有试着去找保修。主要是凭我有限的经验,我知道要说服国内的客服部门给换一件用了很久的商品实在是太费力气了,花费的力气估计都可以买一套新的了。同时也反思了一下为什么老美的东西这么贵,估计80%的都是售后服务的成本吧。 新键盘有点儿硬,还得适应一会儿。

Posted in 生活杂记 | 1 Comment

摘樱桃记

  一直想着去搞一次采摘呢,一直没有机会。上周几个朋友提议去摘樱桃,说是今年收成不好,这个周末估计就是今年最后一次采摘的机会了。我听了的确很动心,可是考虑到单程两个小时的车程,再加上我们家那个不听话的小宝,还是犹豫了很久。后来把心一横,还是去吧,小宝应该还能撑得住。于是大家就约好了时间,准备好了各种器具,约定一大早启程。 西雅图因为沿海,气候湿润,植被覆盖相当高,然而并不是整个华盛顿州都是这样。从西雅图沿着90号公路往东开,翻过一条山脉(好像是cascade山脉),就到了Yakima(我也搞不清楚这个是city还是county的名字),反正这里因为刚才那条山脉的阻挡,海洋上的水汽无法通过,所以就会呈现出和西雅图完全不同的景象:放眼望去全是土黄色的荒地,很少有一人高的绿树,大部分是一坨一坨矮小的灌木。这里气候炎热干燥,阳光充足,好像很适合樱桃生长的样子。所以,这里就是我们的目的地。 从西雅图到yakima,开车全程大概得两个小时多些,考虑到这个季节太阳很早就冒出地平线,所以我们特意早起,七点钟就出发。即使这样,开过了不到一半的路程,直射的阳光就让我浑身发烫了,而且忘了带墨镜,眼睛非常难受啊。幸好我们的小累赘今天跟往常一摸一样,一开车就开始睡觉,总算减轻了我们一些负担。两个小时,其实也不算长,我们没有歇息,一路就到了目的地。路上就老婆拍了几张景色,还没有拍到我喜欢看的那种荒漠的景色,可惜呀。 在我肩膀酸疼,眼睛直流眼泪的时候,我们也终于到了目的地。到了才知道,我们去的这家其实园子并不大,也就七八棵樱桃树而已。我去的时候还没有人,看着旁边一个破旧的小屋和摆放杂乱的车库,我有点儿不知所措:这个地方有人住吗?喊了几嗓子,没有人理,于是战战兢兢的去敲那个破房子的门。之所以战战兢兢,是因为园子入口有一块牌子写着小心狗,而那个破房子的门口又站着一只小黑狗。根据我以往的经验,越是小的狗,脾气越是凶。不过直到我走到了门口,那个狗居然一声不吭。仔细一看才发现,是条假狗,考,谁呀,这么无聊,假狗都做的这么逼真。还没多想,敲门后就响起了一连串的狗叫声,看来主人的牌子不是吓人的。门开了,两条狗冲了出来,紧跟着是个美国老头,穿着脏兮兮的牛仔服,不过倒是很友好的跟我打了招呼。我跟他说了,前两天朋友预约了来摘樱桃,他很高兴的带我到他的园子里,又弄了一个很专业的摘樱桃的盆给我,那个盆两边有两根带子,可以跨在肩上,盆就在肚子前面,这样就可以很方便的装了。就是盆有点儿脏,不过想想反正回去要洗,也无所谓了。 长这么大,樱桃也吃过不少,不过这还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樱桃树,看着上面一串串的樱桃,感觉好爽啊。本来还说带个盆装水洗了吃,不过老婆忘了带盆了,我也就无所谓了,反正俗话说的好,不干不净吃了没病,直接用手擦擦就往嘴里塞,真甜啊。以前吃的樱桃都是QFC或者COSTCO买的,看着很水灵,可是滋味儿比这个差远了。动手吧,趁小宝还没有不耐烦,赶紧把。于是,一边摘,一边吃,樱桃树都不高,基本上站在地上就可以摘很多,偶尔高的,也可以用梯子爬上去摘。我比较懒,一边吃,一边跟老头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老头说他在这边已经住了三十多年了,不过这些樱桃树比他还要老,估计得有五六十岁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这么老了还能结这么多樱桃。他说今年收成不好,天气是一个原因,还有别的什么原因没听清楚。说自己以前一天最多可以挣三千多块,现在不行了,说你们今天这么多人估计也就能卖个三四百吧。很多樱桃来不及摘,全掉在地上烂掉了。期间他的两只狗也跑过来,偶尔在地上扒拉几只樱桃吃,巨逗。 我们动作很迅速,很快就把我们带来的纸箱子装满了,其实我倒是很想多吃点儿,可惜是在太甜了,吃了几个就没有胃口了。看着那一箱樱桃,我说吃完这一箱,今年我们估计是不会再想吃这个东西了。小宝这时候已经开始不安分了,在他妈怀里扭来扭去,顺便还吐点儿奶。我们一看,得,得赶紧回去了。于是找老头上秤一过,26磅,老头掏出计算器,按了几下,一共三十一。恩,也不贵嘛找小弟付了帐,我去把空调开开准备走人。 回来的路上胳膊实在是酸的不行了,也有点儿犯困,坚持着开到了家,哈哈,樱桃往冰箱一放,睡觉。 真是好有意义的一天啊,呵呵,小宝估计也是这么认为的。 最后,献上照片: View Full Album

Posted in 生活杂记 | 2 Comments

再看83版射雕

我相信跟我差不多年代出生的人,都会对83版的射雕印象深刻,第一次看的时候是带着小板凳去同村一家人家里看的,因为俺家那时候还没有电视。那是后那个激动啊,尤其是郭靖同学的降龙十八掌一开始的起手式,还有黄蓉的惊艳(嘿嘿,那时候太小,村子也不大,没看过太多美女,也没看过太多小日本的片子),当时学校门口有摆地摊的卖黄蓉的小贴画,俺还光顾过一次。后来大了,进城了,上初中了,物质精神生活丰富了,但是每个暑假我们地方电视台都会在白天放射雕,一般都是四集五集连播的那种,还是喜欢一口气看完,觉得拍的真不错。这个印象一直留到了大学,以至于央视的射雕一出来就被我骂成了屎(不过不否认里面确实有些人导的或者演的跟屎一样)   前几天混PT,发现自己积分不够,虽然下载过不少片子,不过上传量一直上不去;突然看到有个83版射雕清晰版,想想这个应该还是比较热的,于是就下载了下来,纯混流量。果然三天就上去了8G的流量,看来这个还是很热啊。   这个周末实在无聊,台式机被丈母娘拿去种菜了,没事儿干就一个人在客厅重温了一把83版射雕,突然发现演员的演技不再逼真了,黄蓉的笑容也不那么漂亮了,武打的场面也不那么震撼了,剧情也不是那么忠于原著了。有些地方更是假的可笑,其中一个细节就是郭靖跟几位师傅第一次出大漠入中原,在一座破庙去,两位师傅身子一纵就翻墙而过,我就看到随着两位师傅飞身过墙,那看似厚实的墙和大门居然在风中晃了三晃,当时我就笑趴了。   现在看来,这部片子也就黄日华演的郭靖还算贴近原著,再就是主题曲还是挺喜欢的,别的也就那样。或许是我老了,经历的多了吧。  

Posted in 生活杂记 | 1 Comment

爸爸妈妈入门

随着小宝的降临,我和老婆也终于升级为了爸爸妈妈。然而,对着那么一个一尺多长,看着都很娇嫩的小宝宝,我们还真是有点儿手足无措啊。这边医院的规矩一般是顺产在医院待24小时。这期间都是护士在帮我照料孩子,教我怎么给他换尿布,怎么给他打包,怎么洗澡。看起来容易,做起来还真不是一般的难,尤其是小孩子的脖子现在一点儿支撑都没有,抱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抱,还真是难为我了。一个晚上按照护士的吩咐,两个小时检查一次尿布,三个小时帮妈妈给他喂一次奶,四个小时伺候孩子他妈吃药。一个晚上下来,整个人都快崩溃了,尤其是每次换过尿布之后都要去重新包裹他,他又很不老实,每次不是露出一只手就是露出一只脚,然后我打的包裹就迅速被这只手或脚给破坏掉了,整整折腾了一整夜。。。 第二天按照医生的说法,母子平安可以出院回家了。于是我们有带着大包小包,抱着孩子回了家。从医院出来开车的时候,护士开玩笑的说了句,别忘了孩子啊,记着这个可不能退货哦,我苦笑。到家了,我就像往常陪老婆逛街一样,把大包小包往地上一扔,然后就把整个人扔到了沙发上,大口喘气。然而很快我发现,这跟逛街之后完全不同,因为,这才只是个开始。。。 小孩子在医院的时候,哭醒了,就给他妈让他吃奶,虽然没有什么奶水,但是他吮吸一阵子,就昏昏沉沉的睡去,这样可以安稳两三个小时。然而回家后,我发现情况有点儿变化了,不管我老婆怎么喂他,就是不肯睡,一个劲儿的哭。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打了医院的电话咨询,护士了解了一下情况,说,看来你老婆的奶水暂时还不够,小孩子饿的话就会这样,你去外面买点儿奶粉先喂他吧。于是我凌晨一点穿着拖鞋开车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一罐奶粉,才解决了问题,可以睡安稳了。 早上天亮后,在昨晚上护士的建议下,约了儿科医生,去咨询了一下关于昨晚喂奶粉的问题,确认了一下孩子健康,没有什么问题。终于一颗心落了下来。然而到了下午,突然意识到孩子一直从昨晚开始一直没有尿过,于是又打电话,医生已经下班了,值班护士接的电话,一听,说,你去儿童医院急救科室吧,于是又顶着大太阳,在拥挤的高速上开了一个小时到了儿科医院,结果一到医院他就尿了,崩溃。。。 虽然尿了,儿科医院的医生护士还是很负责的检查了他的各种体征,确定了孩子没有问题,才把我们放了回来。这一天,从早上1点,到晚上十二点,整整24小时,就像电视剧的24小时一样紧张。 第二天趁孩子睡觉的时候,上了一下MSN,跟朋友抱怨我现在最想要的就是一个囫囵觉,于是朋友说,“welcome to the world of parenting”。 。。。

Posted in 生活杂记 | 7 Comments

新生命的开始

5月11日是一个伟大的时刻,因为我们家小宝在这天降临到了这个世界上。 任何事物发生之前都有预兆,我们小宝来临前也不例外。虽然预产期是5月22号,但是医生看过我老婆的肚子之后就说你可能会提前生。果不其然,在5月11号的前一天,也就是5月十号的凌晨,我老婆开始有反应了。当我从睡梦中被弄醒的时候我老婆说估计小宝怕是呆不习惯想出来了。迷迷糊糊中,我也不知道怎么办于是打电话问医院的医生,医生说那好吧,你就来我们找护士给你看一下吧,于是两个人凌晨一点跑到了医院去。医生检查了一下说恩,今天可能会生,不过你现在子宫口开的还不够大,去外面走一个小时吧,都说爬楼梯很容易导致子宫口打开,可是我们找遍了医院,也没有找到一个楼梯,连停运的电动扶梯也没有,于是只好四处走来走去。期间还碰到了另外一个中国人,他老婆是羊水破了,也跟我们同时到的医院。 走了一个小时之后,医生再次检查,说没啥大变化,问我们是呆在医院还是回去?截止这个时候我们已经在医院呆了三个小时了,两个人都是又困又累,于是我们异口同声的要求先回去。于是乎就回去,打了个电话给领导说不能上班了,睡了一个白天终于把觉补回来了。我老婆阵痛也消失了,我说完了,看来小宝打算跟我们打持久战了,不到日期还不出来了?话虽这么说,我们都做好了他随时出来的准备。果然,凌晨三点,我又被老婆叫醒了,她说阵痛又开始了,很厉害。在我扶着她在家里走了一个小时之后,发现没有任何减轻的征兆,于是又打电话联系医院。于是我们在凌晨五点又来到了医院。医生检查了一遍,说这次肯定要生了,于是安排病房,一切搞定之后我就坐在旁边,看着老婆一遍一遍的抵抗阵痛的袭击,看着护士如何安抚她,我也回忆着产前培训里面的内容,跟护士一起安抚她。 然而阵痛还是太强烈了,老婆说,不行了,给我打麻醉吧,我们选了脊柱麻醉。产前培训班里说过这个就是给脊柱里面插根管,然后注射麻醉药进去,据说效果最好。经医生同意之后,护士就去联系麻醉师。过了一会儿,麻醉师来了,一进来就说,我要实施脊柱麻醉,你们(我和岳母大人)要不要出去转一圈?我想应该没啥吧,作为老公我还是应该陪在旁边的,于是就跟岳母说让她先出去转会儿。麻醉师在她背上清理出大片的干净区域,拿了一支外形比较奇特的注射针头,大概1.5毫米直径,外面一圈黑白相间的花纹,就像一把圆筒的尺子。然后他开始用空的注射器带着这个针头往老婆背后脊柱插,我可以看到针管插得很费力,在某个深度的时候会被东西顶住,然后他就会试着改变针头的方向,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方向,针头插进去了,然后他用一根线一样的东西穿进针头,我这是才发现针头是一根中空的管子。这根线在深入到某个深度的时候,医生把针头拔掉,只留下了线,原来这个并不是一根线,而是一根更细的注射管。弄好之后固定,消毒,然后这根管子接到另外一个吊瓶上面。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医生让我们出去转,因为这个过程真的很吓人,当他插针头的时候,我就非常担心万一他多插入一点,碰到神经的话我老婆估计就得瘫了。整个过程看完后我的腿也有点儿发软了。 麻醉上来之后一切就很顺利了,我老婆基本上再也感觉不到阵痛,我们只需要等待子宫口开到合适的大小就可以了。然而中途发生了一点儿意外:麻醉突然不起作用了。麻醉师过来检查后说从外部看麻醉的管线没有问题,一切正常,告诉我们可能是脊椎馆内部那头移位了。还说这种情况很少见,但不是没有,大概有1%的几率。我说看来我们运气太好了。后来麻醉师用重新做了一次,我坚持着又看了一遍过程,一遍防止自己双腿发软,一遍感叹着做母亲的不易。 这次麻醉没有再出问题,下来就是等待,等到下午两点钟的时候,产科医生终于过来看了一眼,说,差不多了,子宫口已经完全张开了,可以准备生了。因为是第一胎,建议再等一个小时,这样生的会更顺利。走之前,她用一个东西把羊水戳破了,并告诉我这样是为了检查宝宝在肚子里面有没有拉屎,这也解开了我长久以来的一个疑问“他到底会不会拉屎在羊水里”。一个小时,平时很快就过去了,但是在产房里,却显得那么漫长。终于时间差不多了,在护士的引导下,老婆开始使力。这个时候麻醉的效果已经不是那么好了,医生告诉我麻醉在这个阶段效果不是很明显,这个属于正常。之后我所能看到的就是老婆皱着眉头发力,听到护士不断的说再来一次,直到护士指着一片黑乎乎的东西说,你看,这是小孩的头,看来他头发挺多的!在老婆的努力下,婴儿的头终于出来了,随后医生就整个把它拔了出来,就跟拔萝卜一样。随着小宝宝出来的,是喷涌而出的淡黄色羊水,我终于明白为啥产科医生要带一个透明面具接生了,不然,她就相当于用羊水洗脸了。新出生的宝宝很难看,身上滑腻腻的,护士把擦干之后连脐带都不剪就放到了我老婆的怀里,给她看看孩子长什么样,后来听她说,当事她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没有意识去看孩子,以至于第二天她还让我把孩子脱光了给她看看有没有什么胎记啊什么的。之后就是剪脐带,在医生的指导下,我就像傀儡一样完成了这个任务。然而事情还没有结束,医生告诉我,还得等胎盘出来。胎盘出来的过程跟小孩有点儿相似,不同的是胎盘是医生抓着脐带一点儿点儿抽出来,接着婴儿出来的是羊水,接着胎盘出来的则是鲜血。虽然前面生的时候就不断的有血流出,可是这会儿我才知道大片的鲜血喷涌而出是什么样子的。 虽然看着很血腥,也很骇人,我还是建议所有即将当爸爸的,如果有可能都尽量全程观看一遍老婆生孩子的过程,这样你才能知道你老婆为了家庭做出的奉献,你才能明白怎么爱她才算是对得起她的付出。

Posted in 生活杂记 | 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