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stem rebooted…

My blog was migrated to wordpress at the time Microsoft closed the MSN space service. Since then I didn’t make any new post, probably because I was too lazy to type “wordpress.com”. Today, i’m trying to resurrect my blog and start blogging my life again.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今天,我服役了四年的xbox终于三红了。果然,三红不是人品问题,而只是个时间问题。

这台机器落灰已经很久了,晚上忙里偷闲说拿出来玩玩忍龙二吧,打开后读取存档,结果存档一出来,我还没动,就看到对面莫名其妙的冒出了一团血光,就是敌人被砍死的那种,可是我还没动手呢。我还说见鬼了呢,这游戏bug还真多。然后,紧跟着屏幕就是一片血红,我一看,完了,死机了,不过JTAG装了freeboot之后也偶尔会有这个问题。然而再次reboot,机器根本就起不来,我觉得有点儿不妙了。终于,第三次reboot之后看到了这样的结果:

想当年,从来没有玩过游戏机的我,受不了网上一些人的蛊惑,终于参加了一个网友发起的团购行动,在著名的鼓楼游戏一条街抱回了这台水货始发版360,当时在游戏机店里试玩的时候还被老板笑话了好一阵,因为我基本上什么都不会玩。在五元一张的盗版盘的熏陶下,我总算是有了些进展,通了一些RPG游戏和少量的其他游戏。虽然游戏种类不是很多,我玩的也不是很频繁,不过还是长期生活在三红的阴影下,把它跟宝贝一样供着,生怕一个不小心把它憋红了。

然后这台机器又辗转跟我来到了美国,JTAG的出现再次增加了老机器的威力,虽然我还是不怎么爱玩游戏,不过这是我的爱机已经撑过了四个年头了。于是我天真的以为,三红只是某些人的人品问题,虽然这个出现的概率高了些。然而,今天晚上的事实,让我认识到了,三红不是人品问题,只是个时间问题;或者套句当年政治课本上以及我党现在常用的论调:三红的出现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也应了那句老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后话:虽然说三红是必然的,俺还是不打算就范,起码得拆看来折腾一下吧,下次去买点儿硅脂,准备好螺丝刀重新拆了X架试试。

Posted in 生活杂记 | Leave a comment

妈的国内用个网银真是累啊

在中信银行有贷款,一直是用网上银行查看和还贷款的。因为还款额很低,我一般都一次多转些钱,然后不定期的登录网银查看一下确认不会欠钱。好久没有登录了,这次登录,发现改版了,然后就先让我装了一个证书软件,然后重启机器,登录,又提示我密码无法输入,要装密码控件,装完了,然后一试,还是不行,提示要装安全增强控件,装了,又得重启IE,终于好了。

我就不懂了,登录个网银至于这样嘛,只能XP上用,只能IE用,只能中文版系统用,就这还得把浏览器分辨率建议设在1024X768上,至于嘛,他妈的你这是网银还是给卫星上用的软件嘛。一帮奸商,就想方设法规避风险,把责任往用户身上推,下一步是不是用网银还得去你们家银行买台专用笔记本啊,操!

 

用个淘宝也是,因为人在国外,想着给里面充点儿钱,这样可以帮家里买点儿东西,发现各种银行的网银或者网上支付都不能用,装了一大堆安全控件,然后说需要国内手机号码,我去你大爷的。后来让朋友给冲了钱,发现用支付宝余额支付居然还要办什么证书,又要用手机,去你妈的again。

Posted in 生活杂记 | Leave a comment

昂贵的键鼠套装

好久没有写些什么了,主要是一来最近太忙,二是听到传言说windows live的这个blog要关闭,所以也一直提不起兴趣来。今天收到了定的键鼠套装,想想,就用新键盘写点儿什么吧。

08年8月来美,然后发现我从国内带过来的那个50人民币的键盘用起来很没有感觉,再加上不知道什么原因那一阵子手腕很疼。于是就一狠心去公司的商店买了套号称人体工学的微软键鼠套装7000,对,就是那个鼠标弧度非常诡异的那个。公司内部的价格是75刀,加上税的话大概就得80多了。效果还不错,我一直用到了最近,直到发现最近鼠标电池的耗电量不正常为止。刚买回来的时候基本上是一年没有换电池,然而最近发现刚充好的5号2000mah的三洋电池居然只能用两个星期。换了一对新的非充电电池的,发现好像也好不到哪儿去。我也不清楚到底是硬件发生了什么变化,或者是因为岳母每天种菜收菜导致鼠标使用时间大大增加吧。总而言之,现在不如以前好了。

在经历了几次小东西无端损坏然后成功的通过保修解决问题之后,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拨打了微软的售后电话,毕竟网上查的保修期只有一年而我的已经用了两年多了。结果跟客服的沟通出奇的顺利,我报上了我的硬件ID,然后说鼠标电池寿命不正常。客服mm专门跟我确认了只有鼠标有问题,我想能换个鼠标也不错,我那个鼠标外壳的透明塑料外套已经使用的发黄并且磨出了很多气泡一样的东西,很难看。客服过了一会儿告诉我说他们现在库存还有这个型号,会给我送一个替换的过来。然后就给了我订单号。我注意到订单上并没有说只有鼠标,看来我应该能拿到一套新的替换品了。

昨天终于收到包裹通知了,今天早上去物业拿了包裹,果然是一个整套,哈哈。迅速装上,然后把旧的淘汰给我的HTPC,那台机器原来的无线键盘距离太短,坐在沙发上正好没有信号,用的非常尴尬,现在终于解决了,电池寿命短点儿就短点儿吧,反正咱是充电电池,嘿嘿。

唉,看来是被国内的无良商家搞成习惯了,国内买的小东西,出了问题我一般都是扔掉了事,从来没有试着去找保修。主要是凭我有限的经验,我知道要说服国内的客服部门给换一件用了很久的商品实在是太费力气了,花费的力气估计都可以买一套新的了。同时也反思了一下为什么老美的东西这么贵,估计80%的都是售后服务的成本吧。

新键盘有点儿硬,还得适应一会儿。

Posted in 生活杂记 | 1 Comment

Hello world!

Welcome to WordPress.com. This is your first post. Edit or delete it and start blogg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1 Comment

打错了

很喜欢王菲的一首歌,名字叫打错了,大意是一个女的总是接到一个男的打错的电话,好像找另外一个女的,隐含的那个女的是他的女朋友之类的,结果搞错了,于是就有了这首歌。

没想到最近看到一个新闻,题目也可以称之为“打错了”,大意是一个女的要进省委大院,总是被一个男的揍成猪头,好像是那个男的认为这个女的是上访的,结果发现是政法委主任的老婆,于是就有了这则新闻。公仆们称这是“纯属误会,以为你是上访的呢,没想到打了这个大领导的夫人”,P民们则认为这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丢人哪”,“和谐错对象了”。

这个世界很残酷,这个世界真奇妙。今天我自己哼王菲的这首歌的时候,看到了这则新闻,一个不小心也唱错了,贴出来给大家听听:

对你说打错了;我不是那个上访的
你为什么打我;就算我要进省委大院又如何
都说你打错了;我要欺骗你干什么
我是主任老婆;连主任的老婆你都不认得

你怎么样过什么样的生活是否难耐寂寞

你到底是谁
总是阴差阳错
打破我的脑壳

第几次打错了;这是注定还是巧合
谁是来上访的;他知道你的着急一定很快乐
你们发生什么;还是他欠了你什么
有什么舍不得;我并不上访你却非打我不可

你怎么样过什么样的生活是否难耐寂寞

你到底是谁
总是阴差阳错
打破我的脑壳

你怎么样过什么样的生活是否难耐寂寞

你到底是谁
总是阴差阳错
打破我的脑壳

你真是公仆么
怎么看着像流氓呢
你紧张得想哭
多年后想起今天值得不值得

俺只是随口唱着玩的,不小心把歌词唱错了就唱成这样了,跟什么党啊政府啊真的没有关系,请不要跨省追捕我,也不要打错了。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 1 Comment

赵作海遭刑讯逼供案6名警察被诉 检察官问其望重判还是依法判 (转自网易)

这是网易上的新闻,据说现在开始审赵作海案刑讯逼供的警察了,中间也不知道是为了体现我党亲民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引用了下面一段话:

核心提示:6月25日睢县检察院工作人员告诉赵作海对他进行刑讯逼供的案件现已进入审查起诉阶段。工作人员询问赵作海:“对案件的审理有啥意见吗?”赵作海连忙说:“没意见,没意见。”工作人员又解释了一遍:“你是希望这个案子重判、轻判,还是依法判决?”

这就是我们的法制吗?

要是我是赵作海,我一定会说,我要重判,最好让他们全家都死绝了,断子绝孙外带千刀万剐!!!我倒想看看工作人员怎么采纳我的意见。

Posted in 新闻与政治 | 2 Comments